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体育

奥运

台下寒冬百日功:“北京八分钟”轮滑演员揭体训过程

2018-04-13 13:02:57 北京青年报

  “北京八分钟”轮滑演员全部来自北京体育大学 学子们披露三个月的体训过程

  台上北京八分钟 台下寒冬百日功

  青音

  我自己拿冠军时都没有哭,但看到他们上场时,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出席“北京八分钟”的演员每天训练的强度不亚于运动员,但他们不是为了拿金牌。——武大靖

  2018年2月平昌冬奥会闭幕式上,“北京八分钟”惊艳世界,24名轮滑演员与智能机器人翩跹起舞。其中两名“熊猫信使”代表国人向全世界发出邀请,让所有人对“2022北京冬奥会”充满期待。作为平昌冬奥会闭幕式的压轴时刻,“北京八分钟”不仅引来无数外国友人的惊叹和掌声,还燃爆了国人的民族自信。

  据了解,这24名轮滑演员均是北京体育大学的学生,他们并非演员出身,却给世界带来了一场无与伦比的视觉盛宴。为了这台上的八分钟,学子们在京北昌平南口的寒冬里坚守了3个月,进行了近百天的集中训练。北京青年报记者近日走进北体大,探访“北京八分钟”背后的故事。

  学生演员练“抗冻” 发梢汗水结成冰

  “冷”,是轮滑专项学生赵天月对去年冬天最大的感受。2017年11月某一天,北京体育大学举行了一场选拔,他和其他轮滑专项同学被叫去参加,在学校进行了10天体能训练后,就被拉到了北京昌平南口——一个温度最低且风最强的地方。“当时老师就告诉我们要去韩国参加一个演出,没有说具体是什么。”赵天月回忆说,但同学们都猜到了,那个时间、那个地点,和平昌冬奥会的闭幕时间是吻合的。

  每一位被选拔上的学生,内心都是兴奋的。但很快,他们的热情就被残酷的现实浇灭了。在这个依照平昌舞台1:1比例定制的场地上,他们开始了每天8个小时的训练,包括体能、形体和联排。参加训练的叶玉冲回忆说,零下十几摄氏度的天气,一个“八分钟”练下来,里边衣服已经湿透了,风一吹特别冷,“早晨跑步时,汗水都会在头发上结成冰”。

  锥心刺骨的冷,让这群铁骨铮铮的男子汉第一次尝试暖宝宝贴,“当时担心演出服太薄,平昌又特别冷,我们在出发前做了一个‘抗冻实验’。”叶玉冲说,他和另一位同学当模特,一个人在内穿速干衣上贴上暖宝宝,再裹上保鲜膜进行保暖;另一个人先把保鲜膜直接裹在身上,再在速干衣上贴好暖宝宝。实验证明,两种方法都不“抗冻”。

  对于在轮滑队伍里扮演熊猫信使的邢志伟和于广水来说,除了冷,他们还比别人累。高2.45米、重30斤的熊猫衣服,让他们俩刚穿上时“有点跟不上大部队”。“就那个木偶头,压在肩上,就像挑了两大桶水。”邢志伟回忆说。他们肩上只有两个受力点,一天训练下来,“肩膀和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但即使这样,在将近3个月的每天8小时中,没有一个人懈怠,谁都不想被换下去当替补演员。

  滑行中“太极”造型灵感来自“功夫熊猫”

  “他们不是演员出身,从没学过表演。”“北京八分钟”的带队教练熊铮告诉北青报记者。熊铮本身是速度滑冰国家级健将,他比别人更能体会这次表演给这群体育专业的学生带来的挑战。“运动讲的是简单时效,舞蹈讲的是肢体美感”,“隔行如隔山”,但在训练过程中,熊铮仍然会在“稳”的基础上强调大家要注意“准”和“美”。

  训练伊始,刘昊天就对“准”和“美”把握不准。作为24名轮滑演员之一,除了在做动作时踩不到点上外,什么动作需要随音乐变换加快、什么动作需要舒缓下来,刘昊天也分不清。“我一个体育生,哪有什么音乐细胞啊!”但刘昊天并没有知难而退,他想了一个办法,把“北京八分钟”的主题曲《歌唱祖国》设成单曲循环,吃饭也听,睡觉也听,“心里默默数着每一个节奏点”,在结束了一天的训练之后,回到宿舍后还继续跟着音乐原地练习动作。

  作为世界瞩目的两个大熊猫扮演者,邢志伟和于广水虽然没有固定的动作,但他们需要表现出大熊猫憨态可掬的样子。他们俩把动画片《功夫熊猫》、《熊出没》下载下来,没事就模仿。“我在滑行过程中的一个太极起式,一个太极推手,就是根据《功夫熊猫》改编的。”邢志伟说。

  演出结束后大学生们抱着国旗哭了

  参加“北京八分钟”的,不仅是24位轮滑演员,还有48位负责冰屏摆放的“隐形人”,他们也是来自北体大的学生。他们一袭黑衣,两人一组,从把冰屏推送上台到降屏启动再到下台,只用时两分十秒。没有人知道,每块冰屏有两米多高、三米多宽、800多斤重。“我们是在黑暗中努力奔跑的那群人。”竞技体育学院大三生刘敬宇告诉北青报记者,由于舞台一开始不能亮灯,他们得靠“直觉”把冰屏推到指定地点。这种“直觉”是他们在练了不下几百遍后形成的。只有他们把冰屏推到位,并保证冰屏按时启动,才会有后来的“机器人与轮滑舞者互动”。

  “我自己拿冠军时都没有哭,但看到他们上场时,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2018平昌冬奥会首金获得者武大靖说,在他眼里,出席“北京八分钟”的演员每天训练的强度不亚于运动员,但他们不是为了拿金牌。

  此次带队的另一位轮滑教练王晓亮告诉北青报记者,刚开始训练时,学生演员们的压力还不是那样大,直到来到平昌,随着闭幕式的临近,学生们渐渐意识到了肩负的使命感,生怕出了差错不能为国争光。

  王晓亮在口头上并没有对学生多说什么,只是默默把随身携带的国旗挂在驻地的走廊上。王晓亮注意到,学生在经过时,总是有意无意地看国旗一眼。最终,在“北京八分钟”的舞台上,没有一个人出现失误。从舞台下来,这群“95”后第一次抱着国旗哭了。

  王晓亮知道,国旗已经印在了他们的心里。

  文/本报记者 刘婧 摄影/王晓亮

编辑:谷永光
 
 

相关阅读

 
 

高清图库

 

首发策划

热门排行

 

热点推荐

 

优势栏目

  • 优势栏目

    许周政连创佳绩 男子接力添生力军

  • 优势栏目

    CBA“静候”新科总冠军

  • 优势栏目

    胜利能否成“新的起点”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