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娱乐旅游绿色城建打工
 

中工体育

综合

追光者——小罗的答案

2020-03-26 13:24:26 新华网

  新华社北京3月26日电(记者树文 沈楠 郑直)他眼中的世界一片模糊,但只要有光,就有方向。

  22岁的罗成勉习惯性地笑着,眼神没有焦点。接受采访前,他换了好几身衣服,但总是不太合体,搞得一旁的哥哥都有些着急了。

  这个有些青涩的大男孩先天视力残疾,但让人难以想象的是,他在自家的杂货铺前,义务组建了一个“小神童俱乐部”。近两年来,他带着村里的留守儿童,一起踢球,一起下棋,一起读书,一起成长。

  2020年的腊月廿九,他还带着孩子们举办了一场“村晚”。简陋的舞台,没有遮蔽孩子们的光芒;而台下,是经年漂泊在外打工的父母们惊喜的笑容和掌声。

  足球

  一个带着铃铛的盲人足球,意外地成为了小罗与村里孩子们的桥梁。

  “在湛江,我是盲人足球队的左脚主力前锋,在我身上,最优秀的,能给予他们的,就是足球。”罗成勉说。

  塘头村地处中国大陆最南端的雷州半岛,村子西侧大约一公里就是北部湾。村里成年人大多出去打工维生,留下的多是老人和孩子。通过足球,他把原本有些孤僻的留守儿童们连接到一起。

  第一次带着孩子们踢球,小罗拿出来的是一个盲人足球,简单的抢圈游戏,孩子们就玩得十分开心。渐渐地,围在他身边的孩子,从十来个到了60多个,九成是留守儿童。

  后来,俱乐部建了起来,小罗准备让孩子们踢得正式一点。“2018年世界杯前好几个月,那时候我不懂健全人足球,我就用盲人足球跟他们先蹲下来,用手打……他们传球的基本功就是我们盲人足球的那种传球方法,正不正规确实我都不知道。”

  再后来,小罗通过电话请教当年带过他踢球的郑国栋老师,自己先学习了解一些健全人足球的规则、细节,再来教给孩子们。

  虽然条件艰苦,但在小罗眼里,没有什么是不能克服的。

  没有装备,他通过一些朋友和爱心人士的捐赠来解决;没有场地,村小学边上有一块以前扔满垃圾的沙地,孩子们整理成了球场;而沿着小路跑不到两公里就能到的海边沙滩,则是俱乐部的体能训练场……

  “足球,它有做人这方面的东西,这是我主要想传输、传送给他们的。”小罗觉得,足球对这些留守儿童未来的人生会很有帮助,父母不在身边的孩子,更容易抱怨,也容易陷入封闭消极的情绪中。而现在,他们更加开朗,更加积极,也不拒绝和人交流。这,才是最重要的。

  人生

  小神童俱乐部就摆在小罗家门口的杂货铺旁边。自家搭建的棚子下,就是孩子们下棋和表演的地方;小罗自己住的屋子,则成了孩子们的“书房”,这里摆放着他搜集来的课外书;自家的屋顶天台上,除了养鸭子,还是他们的排练场、会议厅……欢乐从来没因为简陋而减少。

  “不要抱怨。对好多事不抱怨、能看清,我觉得就(要)这种。”在小罗的价值序列里,可能没有比健康的心态更重要的。

  小罗现在并不忌讳自己的残疾。就在他们排练的“村晚”中,还有一个盲人的角色。“最起码我们心理是没有残疾的。”

  四五岁的时候,小罗在别人的嘲笑中知道了自己的眼疾,但他没有一路陷入到自卑中。“后来我就不会怕嘲笑了。我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没钱花,看到球场上有很多运动饮料的瓶,我踢球的时候都会经常弄个麻袋去捡来卖。在学校,我就没有怕过别人嘲笑我。”

  2009年,他来到“人生的转折点”——湛江特殊教育学校。那是他第一次离开家庭独立生活,在这个地方,他学会了足球、乐器、雕刻、书法等等。视力残疾一级的他,还参加了2011年的全国残运会。

  外面的世界对当时的小罗来说,又新鲜,又有点让人畏惧,“想出去好像又怕”。幸运的是,他有足球和音乐,还有师长和朋友。他和外面的世界接触越来越多,人也越来越开朗大方。

  在参加盲人足球的训练和比赛时,他可以获得一些训练补贴,甚至在2015年,他还去辽宁盲人足球队训练过,后来因为气候和饮食等方面的不便而放弃;在2016、2017年,他一度和朋友们组成了乐队,以街头演唱为生。

  在那段时间,他已经开始带村里的小朋友一起踢球了。“他们放假我都会回来带他们踢球,他们一上课我就去湛江卖唱去了。”2017年年底,他干脆回到了家里,除了在自家的杂货铺帮忙外,主要精力就放在了小朋友们身上。

  家庭给予了他最大的支持。小罗是家里7个孩子中最小的,从小就“挺开心的”。除了日常生活,在排练“村晚”的时候,小罗“全家总动员”,爸爸在布置舞台,妈妈在做饭,姐姐在当舞蹈教练和化妆师,哥哥在接待客人……

  小罗不抽烟不喝酒,爱吃家里做的稀饭,衣服也基本是踢球时发的运动服,但他依然觉得很“缺钱”。比如这次“村晚”,为了买那种十几块钱的LED小灯条,“五毛钱的价都要讲”;“村晚”的剧本,就写在废弃的烟壳背面;小神童俱乐部的课外书,村里支持了几十本,郑国栋教练和其他朋友捐了两三百本,很多都被翻烂了……

  “去年有一个月在企水港我帮堂姐二十多天,她是做收废品的,很多人会拿一些书籍过来卖。我就收了好几袋课外书,可高兴了!”

  远方

  最早跟着小罗踢球的孩子,有的已经长大离开了塘头村。小罗的小神童俱乐部,还在发展壮大。只有小罗,依然是那个初心不改的小罗。

  村里的老人不太清楚足球、俱乐部到底是什么东西,但他们知道,小罗是个好孩子,晚辈们喜欢跟着他玩。

  为了让孩子们顺利参与俱乐部的活动,小罗想尽办法。他经常去“家访”,对于身处外地的家长,小罗还会通过视频来交流。他告诉家长他能带给小朋友什么帮助,然后请他们交代一个任务,比如孩子不爱吃饭、不大愿意回家等等,他来帮助解决。最重要的是,规定孩子们只有把家务事做完了才能来俱乐部。

  2019年暑假,小神童俱乐部还走出塘头村,向隔壁的村子发送了介绍自己的传单,只是目前还没有其他村的孩子来。

  “这个是我必须要迈过的那一步,我发一次他们可能不信,但是我来两次、三次,他们可能就信了。”小罗很有信心地说,“把名气给传出去了,附近那个村有我们本村的女孩嫁出去,她们来给我们作证,这个事情是真实的,而且是正面的。”

  小罗现在的想法很简单,让更多的社会各界爱心人士来帮助他们。如果没有外界更多的支持,就多开几个小卖部,让跟着他一起玩且没有工作的大孩子一起来经营,同时参与俱乐部运营。

  “我就是喜欢孩子。其实我没有把他们当成孩子,他们和我是一样的,一起踢球,一起读书(小罗要借助阅读器),一起知道这些道理。”

  尽管有着资金、人手等方面的问题,但小罗坚信自己能坚持下去。村子里的年轻人结婚早,22岁的他也相过亲了。他的标准是找一个支持他做这个事情的对象。

  “不怕你们笑话,如果我没有媳妇那也没关系。要是说人就是为了结婚生子,那我觉得太渺小了。”小罗抿着嘴,一脸认真。说到要把这件事坚持做下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表情。

  朋友们习惯称他叫小罗,孩子们更喜欢叫他“小蓝(小名)哥”。在这个大陆南端的小渔村里,他就是孩子们最贴心的兄长,最有威望的孩子王。

  清晨,大海闪着金光。沙滩上,小罗领着他的队员,光脚丫子奔跑在阳光下。一边跑,一边就唱起来,这首他们都喜欢的歌:《你的答案》,飘散在海风中:

  “黎明的那道光,

  会越过黑暗,

  打破一切恐惧我能,

  找到答案。”

编辑:卢云
 
 

相关阅读

 
 

高清图库

 

首发策划

  • 中国女排超级联赛

    2019-2020中国女排超级联赛于2019年11月2日至2020年1月21日举行。

  • 2019东亚杯精彩瞬间

    第8届东亚杯足球赛12月10日在韩国釜山开锣。东亚杯女足赛事17日晚在韩国釜山落下帷幕。中国女足一胜一平一负,因净胜球少于韩国获季军。

  • 2019女排世俱杯

    2019年世界女子排球俱乐部锦标赛(以下简称"女排世俱杯")将于12月3日到8日在浙江绍兴举行,今年获得亚俱杯赛冠军的天津队将携手广东队代表中国出战。

热门排行

 

热点推荐

 

优势栏目

  • 优势栏目

    健康行

  • 优势栏目

    澳网正赛揭幕

  • 优势栏目

    孙杨:希望继续登上奥运最高领奖台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