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体育

优势栏目

为何励志故事的主角总是别人

2018-02-09 11:10:15 中工网—《工人日报》

  他叫郑泫,身高1米88,戴着白框眼镜,脸上的青春痘尚未褪尽。一周前,他的名字鲜为人知,而现在,整个网球世界都在谈论他。在韩国,他一夜之间成为英雄,和朴泰桓、金妍儿等伟大的名字比肩而立。

  这样的故事,在体育世界并不鲜见。竞技体育某种意义上是功利的,成王败寇,似乎没有人情味可讲。然而,这正是竞技体育的公平之处和美妙所在。它给了小人物逆袭的机会,也能给大众提供励志的样板,奋进的动力。林书豪是这样的,李娜也是如此,而现在,轮到21岁的郑泫登场了。

  作为亚洲人,我为郑泫感到骄傲,也一定会特别关注他的未来,但作为中国人,我却有些许的失落——郑泫打出来了,而中国男网的小伙子在哪儿呢?当年,锦织圭惊艳世界,我便有类似的感叹,而这一次,为何成功的又是别人?

  就在郑泫打败小德的那个晚上,一位名叫陈鑫的中国球手发布朋友圈,感概8年前后自己和郑泫的对比。原来,在2010年深圳越通网球俱乐部举行的一场ITF(国际网球联合会)比赛中,陈鑫曾击败郑泫,收获亚洲冠军。时过境迁,如今,昔日手下败将晋级大满贯八强,而陈鑫只能不咸不淡地开着自己的网球兴趣班。最后,陈鑫还自我解嘲:“啥也不说,还是别比了。”

  我挺佩服陈鑫的勇气,换我也许不会“广而告之”了。这样的故事其实还有不少,包括前世界第一的休伊特在少年时来中国,也输给过我们同龄的孩子。

  说实在的,中国选手在青少年阶段一点也不差,吴易昺还曾拿过美网青少年男单冠军。然而,还真应了那句古语,“少时了了大未必佳”,一到成年比赛,中国选手就又成了扶不起的阿斗。且不说世界强国,即便和日韩相比,我们现在也落后了一大截。目前,韩国除了郑泫,还有两名选手排名前200位。日本男网集团优势更加明显,有三名球手排名世界前100位。反观中国,吴易昺、张之臻等年轻一代还在第300位左右徘徊,而吴迪、张择等老一代球员迟迟无法突破前100位,甚至在澳网这样的大满贯赛事中无法获得正赛资格。

  为什么同样的起跑线,我们一度还领先,到真正的职业赛场却差距那么大呢?专家的话可能更有说服力,央视解说嘉宾许旸对此现象的解读是:“我们曾经为有天赋有沉淀的女球员总结了很多切实有效的办法,顶级教练、男陪练、老公随行、经费补贴、单飞等等。但却在青少年和男子方面难觅方向。我们缺少系统高效的培养晋级体系,也只有不多的比赛环境和资源。所以,为了占领高地,在竞争时更改年龄、笼络裁判、恶意伤害的事件司空见惯,硬生生把多年以来的信任制比赛打成了不信制……再加上教练环境与家长之间的信任感缺失,他们对竞争的理解也不对等。最后,导致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的破产家庭和伤痕累累的孩子心。”

  话说得有点沉痛和决绝,然而,许旸是圈里人,想来更了解情况。中国男网努力了这么多年,为什么就出不了一个锦织圭或郑泫,网球生态(干净、自由、健康的竞争环境)也许比个人天赋更有决定性影响。鲁迅先生曾说,“想有乔木,想看好花,一定要有好土;没有土,便没有花木了;所以土实在较花木还重要。花木非有土不可,正同拿破仑非有好兵不可一样。”我感觉,中国男网开不出好花,大约也是没有“好土”的缘故。

  其实,过去一周刺激中国体育人神经的不止一个郑泫。就在全国足球界还在同声声讨伊朗裁判的当口,越南男足蔫不唧地接连击败澳大利亚、卡塔尔,杀进了本届U23亚洲杯决赛。当年范大将军(范志毅)一句“再下去要输给越南了”,已然成为现实。国脚黄博文也不禁感叹“为什么越南队偷偷摸摸的这么厉害了”?话里似有不服气,但人家其实并非“偷偷摸摸”,越南踏踏实实搞青训已有十年,而且人家全国一盘棋,形成了很好的合力,不似咱们雷声大雨点小,且各怀心思,高调是高调,效果却堪忧。还真别不服越南男足,这支U23国家队,有6名球员参加过2014年U19亚青赛,有5名球员参加过2017年U20世界杯,而中国呢,已经连续12年无缘世青赛了……

  说多了都是泪。在这个格外寒冷的冬日里,中国体育人应该好好想想:为什么我们昔日的手下败将,都已悄然走到世界赛场的中心?为何励志故事的主角总是别人,而我们只能慨叹“当年我们也阔过”?

编辑:胡修己

相关阅读

高清图库

首发策划

热门排行

热点推荐

优势栏目

  • 优势栏目

    冰雪平昌

  • 优势栏目

    把快乐还给体育

  • 优势栏目

    为何励志故事的主角总是别人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