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这场退休告别赛,为啥动静这么大

来源:钱江晚报
2021-01-12 09:13:00

  朱国华(后排左4)与学生们合影留念

  杨渐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1月9日下午,一场特殊的足球告别赛在浙江大学城市学院足球场举行。这场告别赛的主角是浙大城市学院老师、校足球队教练朱国华,而参加比赛的球员都是他曾经的学生和学校的同事。

  从1982年留校任教练开始,这38年里,朱国华带过的徒弟,年龄从60后、70后,一直延续到如今的00后,整整跨过4代。可以说,朱国华这大半辈子,只在做两件事:教球、踢球。

  如今,到了退休的年纪,朱国华也许不会再任教带队,但他却并不会就此告别球场,“只要还踢得动,就会一直教下去。”

  执教38年桃李满天下

  只做两件事:教球、踢球

  在浙江足球圈,朱国华堪称桃李满天下,“1982年,我杭大留校后就开始带足球队;1998年,杭大并入浙大,我又开始带浙大足球队;2001年,调到城市学院后,我又把足球队给组了起来。”38年弹指一挥间,朱国华已经记不清到底带过多少学生和队员,但只要往场边一站,谁射门准、谁盘带强、谁头球好,那是一看一个准。

  原本,去年9月朱国华就该退休了,但他却依然放不下队里的学生,坚持带到学期末。“怎么也要把这学期的课上完,也算是有始有终。”在得知朱国华要退休的消息后,他曾经带过的城市学院学生,便自发地想要给师傅办一场退休告别赛。“他们联系了我之前带过的杭大老友队和浙大老友队,加上城市学院教职工队,一起来踢场球,再聚一聚。”

  告别赛朱国华没有上场,只是给比赛双方开了次球,但并不代表他踢不动了。“年轻的时候踢得多些,现在只能踢踢中老年组比赛,像长三角中老年比赛、浙江省中老年比赛、杭嘉湖和杭金衢中老年比赛都参加,基本上这些年只要是节假日都在外面踢球。”

  “和年轻人比,身体肯定拼不过了,但在同年龄组里还算可以。”穿着一身黑色运动装、头戴白色鸭舌帽的朱国华,抱着双臂站在场边,要比同龄人年轻不少。

  相比场上拼搏着的队员,作为告别赛主角的朱国华才是球场上真正的焦点,不论是场边等候上场的队员,还是替换下场的球员,都要过来和他聊两句,问一声:“朱老师好!”同样,合影留念也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球场上指点江山

  生活中师徒情深

  在学生们眼中,亦师亦友的朱国华不仅是教练,更是球场上名副其实的“大金链球王”。

  “1994年我进入杭大,那时候朱老师就喜欢戴着金链子,一直到现在这套行头都是他的标配。大家就开玩笑喊他‘大金链球王’。”卢山是杭大老友队队长,也是朱国华在杭大带过的最后一届毕业生,而他们的师生情并没有因为毕业而终结。“我们杭大校友队成立至今,朱老师一直都是教练,平时有比赛他也会过来指导,大家经常聚在一起踢踢球、喝喝酒。”

  卢山还记得,当年朱国华每次带他们出去踢完比赛后,总会带着全队一起去吃饭,“每次都会点一大盆蛋炒饭加一大碗汤,和现在肯定不能比,但那时候吃起来时真的香。”

  在卢山看来,朱国华的执教风格算不上严厉,喜欢和球员打成一片,但这却恰好让他们队伍的凝聚力变得空前强大。

  “大金链球王”之外,朱国华身上另一个标签是“酒神”,卢山还记得朱国华当年一个人喝趴了一整队的光辉战绩。如今,朱国华的酒量大不如前,但只要相聚大家还是会一起喝上几杯,“也不是要分个高低,就是聊聊天,交流交流感情。”

  赵铭洋是浙大城市学院05级学生,也是这次告别赛的组织者。“半年多之前,我们知道朱老师要退休了,就想帮他搞个告别赛纪念下。”赵铭洋说,一听说是朱老师的告别赛,同学们立马从全国各地赶来,除了实在抽不开身的,大部分队友都到了。“我们现在这支队伍,主要就是以05级以后的学生为班底组成的,每年校友杯也都会赶回来参赛,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在退休前再见见朱老师。”

  赵铭洋的话,也勾起了大家的回忆,不少队员围坐在一起滔滔不绝地说起和朱老师的故事,而此时的朱国华却在专注地站在场边看球,他身后的看台上则贴满了学生们特制的横幅:“中国只有一个ZGH,就是朱国华”、“酒场喝酒划拳风生水起,球场指点江山桃李天下”、“小烟酒更显名帅本色,大金链绝对球王传奇”……一张张横幅看似满是调侃之言,但背后却是一段段浓浓的师生之情。

  足球燃烧校园青春

  央视名嘴:老师激发了我的足球梦想

  在担任教练之余,朱国华还曾在2000年至2006年间担任浙江卫视足球解说嘉宾,搭档著名足球评论员吴亮解说意甲的比赛。

  得知朱国华退休后,吴亮在朋友圈发文回忆与他的过往:“朱老师是我职业生涯里,最早认识的足球届专业人士。和他一起踢球,学习,解说,喝酒……”吴亮感慨,是朱老师让他有了做足球真是选对了的感觉。

  和吴亮有着同样感觉的还有朱国华曾经的学生,现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足球评论员、《足球之夜》栏目主持人曾侃。虽然,因工作原因不能赶回来参加告别赛,但得知记者要采访朱老师,他还是第一时间给记者写下了一段与恩师的故事。

  “头一次见老朱,是06年刚入学时校队选拔。我正在那热身,背后两三丈开外声音飘来:‘喔唷,个毛人就噶多了啊。’闻声回头,老朱一身训练服踱步而来,胸前大金链子熠熠生辉。从此,这条金项链,和老朱口中的很多金句,伴随青春记忆挥之不去。”

  曾侃坦言,自己萌生做足球解说员梦想,正是源自朱国华。“每到周末的时候,朱老师会安排我们去黄龙体育中心当球童、抬担架,近距离感受职业足球。一次,国足打越南,赛前我远远地看见当时那场比赛的解说员段暄。我向他挥手打招呼,暄哥冲我竖起大拇指。那一刻我在想,踢不了职业足球,要是能做个足球解说员,以另一种方式陪伴中国足球,那多好啊。”

  大二那年,曾侃和朱国华说起了这个梦想,朱老师当时和他约定:“等你解说世界杯,我请你喝酒。”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期间,曾侃登上了央视的解说台,“第一场比赛我和前国脚杨晨解说乌拉圭打埃及。比赛结束以后我摘下耳机,第一件事就是给老朱发消息:‘朱指导啊,我真解说世界杯了,回来找你喝酒。’”

  在曾侃心中,老朱退休就像是《灌篮高手》连载完结、《足球小将》最后一画落幅。每人和老朱喝一杯酒,仰头干了的,是那些年因为足球燃烧的校园青春。“我特别想回去再踢一场,听老朱指着战术板布置,然后嘿嘿一笑:‘没问题的,你们去踢好了!’再转身看,球场上,我们的青春,和他胸前的大金链,都越发闪亮。”

 

责任编辑:刘云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 中工网头条号

  • 中工网快手号

  • 中工网百家号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