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体育频道滚动-正文
亚奥理事会“欢迎”越南弃办 1.5亿预算建不起场馆
http://www.workercn.cn 2014-04-25 08:23:00来源: 广州日报 
分享到:更多

  ■本期特邀嘉宾

  香港青年协进会副会长 莫景泷

  广州市体育局党委副书记、原广州亚组委市场开发部部长 方达儿

  眼看2014年韩国仁川亚运会进入倒计时,4月17日越南突然宣布放弃2019年亚运会举办权。亚运之年说亚运,一石激起千层浪,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从申办时奇货可居的“香饽饽”,到弃办时一身轻松地“甩包袱”,亚运会究竟怎么了,该怎么办?

  本期三言二拍特邀香港青年协进会副会长、刚来穗考察广州亚运办赛经验的莫景泷和广州市体育局党委副书记、原广州亚组委市场开发部部长方达儿,深度剖析关于越南弃办亚运会的三大热门话题。

  1.5亿美元预算建不起大型场馆

  越南弃办“就差钱”?

  2012年11月,越南河内战胜了印度尼西亚的泗水和阿联酋的迪拜,成为2019年第18届亚洲夏季运动会的举办城市。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本月17日,越南总理阮晋勇却表示越南将放弃举办第18届亚洲运动会。这原本会是越南历史上第一次举办亚运会,为什么他们却主动放弃了这一难得的机会呢?

  孙嘉晖:越南放弃2019年亚运会举办权的消息一出,引发各方热议,焦点直指越南“差钱”,1.5亿美元预算甚至不够建一座大型场馆。当然,也有舆论认为,越南斥巨资办亚运会遭到国内民众的反对,认为与其花钱办赛,不如拿来改善民生。两位嘉宾怎么看?

  方达儿:我认为,不能简单理解为花钱多少,这和各国家和地区的办赛理念和价值取向不同。广州申办亚运会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提升国家、城市的影响力和知名度,通过举办这一综合性运动会,拉动本地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越南有他们的国情,也有自己的考量。

  莫景泷:越南申办亚运会原来是希望得到大量的外国商业开发支持,目前来看,显然无法达到预期。越南明显缺乏举办大赛经验,关键是对市场缺乏了解。

  孙嘉晖:据我所知,多哈亚运会在筹备过程中也出现过“弃办危机”,不过,后来多哈凭借雄厚的财力避免了亚运会“夭折”的风险。

  方达儿:根据亚奥理事会的申办程序,申办城市一经提出申请就要先缴纳10万美元,相当于申请费,这笔钱是不退还的;获得承办权后,还要再缴纳100万美元保证金,如期没有违约、如期举办亚运会,亚奥理事会会退还这笔钱。当然,具体情况还需双方协调商议。

  孙嘉晖:按照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魏纪中的说法,亚奥理事会并没有要求越南向多哈和广州亚运会看齐,只需要在其国力承受范围内办赛即可,但即便如此,双方仍无法达成一致。看来,亚奥理事会作出的让步还不够。

  历史上的大赛遭弃

  1906年 因财政困难,罗马放弃1908年奥运会主办权,伦敦接手。

  1970年 汉城因国家安全问题放弃亚运会,曼谷“救火”,连办两届亚运会。

  1986年 因财政困难,哥伦比亚放弃世界杯,墨西哥接手。

  1989年 印度由于技术和资金困难,放弃了1990年亚洲冬季运动会。

  2002年 尼加拉瓜因资金缺乏,放弃举办中美洲运动会,这是尼加拉瓜第三次放弃举办地区性运动会。

  2008年 赞比亚放弃承办2011年全非运动会,放弃原因是承办费用比预计多出一倍。

  2010年 国际泳联宣布阿联酋迪拜放弃2013年游泳世锦赛。外界认为,陷于经济危机的迪拜因“差钱”而放弃。

  2011年 由于国内安全和经费问题,黎巴嫩放弃承办男篮亚锦赛。

  2012年 斯洛文尼亚的马里博尔宣布放弃承办第26届世界大冬运会。

  (孙嘉晖 辑)

  金牌含金量不足冠军没获得足够重视

  亚运会缩水成“鸡肋”?

  相比奥运会和世界杯的全球影响力和惊人的商业价值,亚运会规模依然宏大,但档次和受重视程度却大打折扣,加上众多顶级职业赛事的冲击,亚运会的“生存空间”被大大挤压。业内人士哀叹,随着亚运会的缩水,这项综合性运动会已经沦为“鸡肋”。

  今年仁川亚运会结束后,下一届亚运会在5年后才进行,举办时间顺延一年改为单数年,就是为了避开世界杯。

  方达儿:我并不这么认为。运动会本身有体育的特殊魅力,亚洲有很多项目达到世界最高水平,比如体操、射击、乒乓球、羽毛球等。亚洲集聚了众多发展中国家,亚洲的发展也需要通过亚运会这样的大平台进行体育方面的交流、展示,反过来推动亚洲的发展。因此,亚运会有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也受亚洲乃至世界的关注。这就是为什么每一届亚运会的申办竞争都很激烈的原因。另外,亚洲还有很多特色体育项目,如卡巴迪、藤球等,受到东南亚、南亚球迷的喜爱,可见亚运会还是文化展示、融合的舞台。

  孙嘉晖:我对此持保留意见,以我国为例,在奥运会和全运会的双重挤压下,亚运会的处境越来越尴尬,在奥运会和全运会上取得优异成绩的选手都有高额奖金,还可以被安排工作,而亚运会冠军并没有得到足够多的重视,给人的感觉是含金量也不够高。另外,随着室内运动会、沙滩运动会的举办,亚运会进一步“瘦身”,影响力也会被削弱。

  莫景泷:我觉得,对一座城市来说,定位和立场不同,自然看法不一样。我们看到广州亚运会成功举办,虽然花费很多钱,但效果还是显著的,广州的知名度、国际地位确实有了很大的改变,从拉动旅游经济的方面来看就非常值得。所以,要通盘考虑,举办亚运会是否值得。

  亚奥理事会“欢迎”越南河内弃办

  谁能够“临危受命”?

  日前,亚奥理事会主席法赫德亲王对越南河内果断放弃2019年亚运会举办权表示欢迎。他说:“这(放弃举办权)是亚奥理事会和越南共同的决定。亚奥理事会欢迎这个果断的决定,现在有充足的时间选择替代城市。”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魏纪中表示,在目前情况下,亚奥理事会还有时间寻找接办城市,也有潜在的备选城市,“过去是给亚运会承办者4年时间,到21世纪才改成7年,因此时间对各方面来讲都是够的。此事对亚洲体育不会有很大影响。”

  孙嘉晖:按道理说,一座城市申办又弃办,肯定会让亚奥理事会很难堪和被动,但这一次法赫德亲王非但没有尴尬和震怒,反倒以“欢迎”的姿态应对,有点出人意料。

  方达儿:现在距离2019年还有5年时间,还有时间重新选择承办城市、投入筹备活动。据悉,亚奥理事会将于9月20日在韩国仁川举行的代表大会上选出河内的替代城市。

  莫景泷:通常在亚运会的闭幕式上会安排下一届亚运会的城市代表上台接旗,亚奥理事会也会在这期间尽快处理此事。虽然这样的情况很棘手,但国际上也有中途弃办的先例。目前,我们通过媒体知道印尼、阿联酋和日本都对2019年亚运会表达了浓厚的兴趣,希望能够承办,我想他们都具备了办赛的实力。

  孙嘉晖:上月,莫景泷先生随香港考察团一行来到广州考察申亚、办亚的成功经验,传递出准备申办亚运会的信息,而香港奥委会主席霍震霆先生一直希望香港办一届亚运会。香港是否可以借这个机会接办亚运会呢?

  莫景泷:要看两方面的情况,首先是亚奥理事会的看法,毕竟承办亚运会要考虑到东亚、西亚的平衡关系,广州、仁川连办两届,按照惯例,接下来把亚运会放在东南亚和西亚举办的几率更大。其次,香港方面还要收集各方面意见,因为举办亚运会至少要七八年时间准备,现在来说时间比较仓促。

  方达儿:我之前曾建议霍震霆先生,香港可以考虑和深圳联合申办亚运会,深圳刚刚办过世界大学生运动会,香港有国际资源,两者可以互相弥补不足。国际上,世界杯、欧洲杯等都有联合办赛的先例,当然,这要由亚奥理事会来决定。

  孙嘉晖:据说亚奥理事会5月将赴印尼考察。在之前的申办阶段,印尼泗水落选。目前,印尼政府表示愿意接办,而该国奥委会则对准备时间、经费表示担忧。

  越南弃办亚运会,如有其他国家提出申办,亚奥理事会将重新启动竞选程序。(记者 陈伟胜 孙嘉晖)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