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体育频道其它-正文
执教高校讲学历拼论文 对退役运动员而言并不易(图)
http://www.workercn.cn 2015-07-10 13:31:37来源: 人民日报
分享到:更多

7月8日,中国大学生女足助理教练毕妍(右二)指导队员。   新华社记者 秦晴摄 

  7月8日,2015年世界大运会女排1/4决赛,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女排为班底的中国队以0∶3负于巴西队,无缘四强。虽然输了比赛,但中国队姑娘在比赛中的顽强斗志依然赢得了主教练杨昊的高度评价。杨昊曾是中国女排的主力球员,随队夺得过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冠军;北京体育大学硕士毕业后,她进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成为了一名体育教师,不仅要带领北航女排训练和比赛,还要一周上6节普通生的排球课。

  高校正成为孕育中国体育人才的摇篮,高校的体育氛围和文化也在塑造着新一批大学生的健康人格。这促使高校对体育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专业运动员多年来积累的实践经验对高校体育有着积极的引领作用。对专业运动员来说,进校园读书已经成为多数人的选择;但是毕业后他们依然面临着出路问题,留在高校执教发挥所长自然成为众多运动员退役后的选择。高校有需求,运动员也有渴望,但真正能够在高校拿起教鞭的退役运动员依然是少数。

  “知道老师是奥运冠军,学生们就会对这项运动持续关注”

  31岁的前中国女足队长毕妍在退役后前往北京师范大学读书。经过4年运动训练专业的本科学习,毕妍在研究生阶段选择了体育教育专业,毕业后被北京师范大学特批留校。“校园的环境一直都很吸引我,我觉得留在高校发展会比较长远。运动员退役后都想当教练,但是我从踢球开始在体工队待了20多年,已经不想再重复那样的生活了。”毕妍说。

  在大力发展校园足球的大背景下,足球教练缺乏是校园足球发展中的短板。如果能有更多受过专业训练的运动员到校园任教,他们的专业素养将有助于校园足球向着更健康的方向发展。北师大女足每周训练6天、每天3小时,毕妍认为这样的训练方式反而更能激发队员的积极性,让学生们在学业中透透气,这样她们对足球会充满激情,而“在专业队甚至要一天三练,队员们都机械化了,效率太低,找不到兴奋点。”

  杨昊也对自己的新职位很满意,“我从小就梦想当老师,虽然最后选择了走职业体育的道路,但还能回到学校读书,并且得到梦寐以求的教师工作,也是一种圆满。我之前的队友都很羡慕我。”在杨昊看来,高水平运动员到高校执教,除了有助于校队提高水平,更能带动普通学生的锻炼热情。“我的很多学生本来是不看排球,也不懂排球的,后来知道老师是奥运冠军,学生们就会对这项运动持续关注。” 在校园里和学生的朝夕相处也让杨昊一直保持年轻的心态,“以前做专业运动员时性格比较张扬一些,现在随和多了。”

  “引进教练时不应该用学历搞‘一刀切’,要把选择自主权下放到学校”

  毕妍和杨昊能够“落户”高校,出色的运动成绩固然是关键,她们的研究生学历才是大学最基本的“敲门砖”,而学历却是大多数从体工队成长起来的专业运动员很难迈过的门槛。“现在大学招老师好多需要博士学历,好的大学甚至只招海归博士,去年我研究生留校还是学校特批的,我也是队友里第一个留在这么好的大学里的。”毕妍希望国家能够出台一些优惠政策让高水平运动员在退役后可以得到进入高校的机会,而不是被学历卡住。

  以击剑为特长项目的上海金融学院为了引进高水平退役运动员,采用了先聘用、再争取学历的方式,让运动员以聘用制的身份先留在学校执教,再让他们在职读研究生以获得进入学校教师编制的基本学历。

  韩国专业运动员在退役后走进学校是常态,他们需要通过国家统一的教练资格考试,拿到证书后由教育部门分配至各地的大、中、小学,当然这种分配是在充分尊重运动员意志的基础上。“各学校看重的是体现专业资质的证书,而不是学历。”参加本届世界大运会击剑比赛的韩国选手崔秀妍介绍。韩国的绝大多数运动员都是从高校中涌现出来的,这也让他们的文化素质有了基本保证。

  目前,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已经意识到学历正成为高水平运动员进入高校执教的主要阻碍。“校园体育的发展正处于改革的浪潮中,在这个阶段需要一些过渡性的手段。没有实践经验的教练是很难提升高校体育水平的,在引进教练时不应该用学历搞‘一刀切’,要把选择自主权下放到学校。” 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副主席王钢介绍,大体协正酝酿开展针对退役运动员的专业培训,让他们获得高校认可的执教资质,慢慢建立起分级培训和考核制度,让教练员持证上岗。“这样的改革要一步一步来,在本届世界大运会后大体协应该会出台相应的培训制度。”

  “退役运动员能否达到任职要求,需要全面的考查,也需要建立考核标准”

  即使进入大学执教,退役运动员的上升渠道也会遭遇“天花板”。“北师大每年都对老师有严格的考核标准。由于去年我刚入校,重心主要在球队,还没有放在学术和科研上;如果想要往上走,肯定还需要读博士,而且要花很大力气在论文上。”毕妍坦言这些强制性的考核政策是她在学校面临的最大挑战。

  “高校在评职称时对论文是有要求的,但是做科研对我们这样的退役运动员确实很困难,毕竟我们从小就在专业队训练,现在要和高校的普通老师在一个平台上竞争难度太大。”杨昊希望能对她这类的运动员教练有一些新的考核标准。“如果我们带队成绩很好的话,尤其是在国际比赛上拿到名次,能不能相当于一篇论文。如果学校给予我们这样的政策支持,肯定会有利于更多退役运动员走入校园执教。”

  在北京师范大学体育学院副院长郎健看来,对于担心出路问题的高水平退役运动员,进入高校执教比到专业队当教练更有吸引力。“但是退役运动员能否达到任职要求,需要全面的考查,也需要建立考核标准。因此,我希望能从现有队员中培养出高水平的教练员,在他们退役后留队,这样既熟悉队伍,也保证了素质。”本报记者 李硕 王继晟 陈尚文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