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体育频道热点新闻-正文
12年等待终圆梦 彭帅盼排名进百强东京再征战
http://www.workercn.cn 2016-10-20 09:38:34来源: 央广网
分享到:更多

  一个冠军,30岁的彭帅等了12年,终于在她的第七次巡回赛决赛中实现了。天津公开赛的夺冠,让彭帅职业生涯更圆满,也更有信心了,她希望自己能踏踏实实走下去,单打排名争取回到世界百强之列,坚持到东京去完成她的下一个梦想。

  意外 冠军在状态不好时到来

  “好累,好开心,好想吃顿大餐。”说完,彭帅又忍不住笑了。

  怎能不累,北京天津背靠背,天津又遇的是一天两场决赛;怎能不开心,12年的坚持终于在都不抱什么希望的30岁实现了;怎能没有大餐伺候——回到北京的彭帅,用一顿大餐来犒劳自己。这是属于曾自诩为“食神”的彭帅的典型的庆祝方式。

  出发天津前,彭帅有六次闯入WTA决赛的经历。第一次,距现在已过去了十年。那是2006年,法国东北部一座叫斯特拉斯堡的城市。

  再后来,纽约,广州,布鲁塞尔,深圳,彭帅都留下了一步之遥的遗憾。

  “之前进了很多次,但对手都很强,有几位都是世界前十,有机会,但有时候还是需要一点点运气。”彭帅把之前的一次次擦肩而过,定义为“缺少一点点运气”。

  可“运气”这个看不到,摸不着的家伙就是怎么都不眷顾彭帅一次。“想得不可得,你奈人生何”是形容彭帅最贴切的词。

  前六次,每次进决赛时,彭帅都会非常想拿冠军。而这次,她却没那么渴望了。因为她知道伤愈归来后的自己可不是最好的。“前六次进决赛,我都很想拿冠军。虽然没拿,但也没遗憾,因为我输给的都是很强的球员。这次,天津,我压根没想自己能夺冠。因为伤后归来还没在巡回赛中连赢三场呢。”

  那时,媒体一次次不厌其烦地问着彭帅“首冠”的问题,在她错失首冠时问,在别人拿到首冠时问。无法掌控别人,彭帅只能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心情。有些东西,不是问就能等来的。

  彭帅已经不再是横空出世的天才少女,也不再是紧跟着李娜,郑洁之后的希望之星;更不是那个两夺女双大满贯,女双排名登顶世界第一的“给力贝”。

  如今,彭帅30岁了,她做了腰椎手术,她的世界排名最低时跌到200位开外,她甚至一度进行体能训练时脚步移动都有些吃力。

  在彭帅12年漫长的职业生涯最艰难的时刻,冠军意外而至,给了她最好的馈赠,这是她坚持的最大意义。这是她带给世界最温暖的感动。

  如果这个冠军,出现在彭帅第一次收获全运四金的2009年;如果这个冠军,出现在登上女双世界第一宝座,大满贯单打杀入美网四强的2014年,彭帅可能不会这么回答:

  “没想到冠军会在手术以后,状态不是特别好,但心理和思想上会比以前更成熟时出现。”

  在最困难时,在甚至都没心思去想冠军,只是想能打好每场球就足以的时候,冠军来了,这看似是最意外的收获,却对彭帅来说,意义特殊:这么多年的汗水没有白落,这么多年的泪水没有白流,一切都是那么值得,一切也才都刚刚好。

  感叹 终于做回自己命运的主角

  人生没有如果,可人们又总是忍不住去假设。

  2014年的纽约,是彭帅笑得最开心的地方。大满贯单打四强的成绩,让她跃上了职业生涯的又一个高峰。比其之前总在第一轮,第二轮晃荡,她在中国网坛的定位又将上升一个高度。

  人生得意须尽欢,当彭帅勇敢地喊出自己的下一个目标,打进世界前十的时候,考验又来了。人们无法预知,明天与意外哪一个会先来。得意的时日没多久,现实却让彭帅蒙了。

  “受伤之前我的状态正好,正盘算着想冲击世界前10。大家都觉得我该往上走时,我面临的现实却是,自己还能不能继续打球了。”那段日子,彭帅的天空总是难逃阴霾。谁都无法预知,手术会有怎样的效果,如果成功,还能有几年的打球时光,而如果伤情反复,又该如何收场?

  一连串的问号摆在彭帅面前。没有人能给出答案。甚至主治医生都不建议彭帅采取手术,得知她是职业网球运动员,才同意手术。

  有过动摇和犹豫么?彭帅没有回避。她也曾想,如果手术不成功,自己可能就会告别网球,选择退役,过着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平静生活了,也许会有个家庭,有个宝宝。

  可生活中未曾体会过的这些新鲜最终没有让彭帅动摇,她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我还想再试一下,这真的是很大的挑战。我为网球付出了20多年。所有的时间和青春都给在了这里,我希望对得起自己一把,我选择手术,因为我喜欢打。

  知道自己会很难,彭帅一直在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但连她也没想到,现实究竟会有多么难。

  手术过后的恢复是那么漫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彭帅只能吃流食下咽,美食对她来说想都不敢想。当可以缓慢走路之后,又开始针灸,一针针扎在彭帅腰背上,也扎进她的心里。

  所有能让彭帅早点回到赛场的办法都用了。可如抽丝般的疼痛还是不依不饶的围着她。“扎了没有五千针,也得有三千多针了吧。”但好在,没有扎破她不曾动摇的梦想。

  “那种感觉很糟糕,像等待别人在裁决我的命运,我已经没有选择权了。”再是坚定的人,也无法让自己的心情明媚起来。更何况,彭帅也是个内心细腻敏感的姑娘。

  等到能下地走动,开始恢复训练时,很多状态好的时候能达到的训练指标,对彭帅来说都是难上加难。

  回归,更是长路漫漫。

  回到赛场,为了能一点点找感觉,彭帅甚至去参加级别较低的ITF巡回赛。“我的教练、团队,他们都知道这个是我’回来’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我们所说的回来指的是回到原来的竞技水平。”

  跟着一群比自己小好多的小花们打,用的球都是平时训练压根都没尝试过的重球,脚步移动不灵活,动作要领做不到位。

  梦想哪有那么容易就实现?上天也不会因为你已经苦其心志就多怜爱你几分。一场一场的失利,一次一次的打击,让这个大满贯双打冠军,李娜郑洁之后最被寄予希望的人也只能苦笑着接受。

  苦涩背后,更有着无奈。

  现在,只有球拍赞助商还对她不离不弃。她与李宁的合约在到期后,就没有再续。“车子的赞助合同到期了,排名掉下来之后没有赞助也很正常。之前和李宁的合同上有一条,如果半年内没参加比赛,对方就有理由中断合作。如果我想凭借保护排名入围奥运会的话,我在半年内就不能参加比赛,对我来说参加奥运会是最重要的。”

  对现实中的人情冷暖,彭帅早已看开了。她只能自嘲式的安慰自己,“幸亏还有球拍的赞助商,不然我也没东西打了。”

  即使赞助商离自己而去,彭帅也没有觉得可怜,“签什么赞助,买什么衣服,我不在乎,我也还没到没了赞助就打不了球的时候。我最想的就是打球,我觉得我能回来,我能在场上,我就特别的开心。”

  天津站的冠军,给了彭帅很多坚持下去的动力,冠军的意义超越一座奖杯,超越12年等待的意义。在她很长时间已经不抱有对单打冠军的幻想时,冠军来了。冠军更像是上天冥冥之中注定要给她的奖励。

  展望 为东京再次出发

  彭帅对天津有着很多美好的记忆。第一个全国冠军,第一个全运会冠军,如今她等到了自己的第一个WTA巡回赛冠军。“我几乎所有的青春都留在了这里,这次感觉是上天的有意安排。可能老天也觉得我这些年不容易,所以天津这次有点’魔性’”。

  彭帅说,自己不和以前的那个完好的自己去比。她只想和现在的每一天去比。“我希望单打可以突破到前100。希望自己就这样可以踏踏实实的去走,一点一点去突破。这样争取到东京还能有一个突破。”

  东京?对,没听错,是东京。30岁的彭帅,心中始终对奥运会有着别样的情怀。如果不是奥运,她可能不会万不得已必须手术;如果不是奥运,她也不会那么早归来,启动自己的排名保护;如果不是奥运,她也许早就开始另一番生活了。

  四年后,她就34岁了。从北京到伦敦再到里约,奥运会赛场上的彭帅确实始终没如她愿,始终留着遗憾。所以她想试着坚持四年,到东京去实现下一个梦想。“朝着光的方向追去,力量微弱也要努力绽放。”彭帅一次次的告诉自己。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